外配面談花光積蓄控刁難來台

婚姻本是兩情相悅,但有一群人卻大嘆「結婚很難」!我政府對東南亞和非洲等二十一國外籍配偶管制,申請手續繁複,還要面對外館面試刁難。阿金與越南丈夫為了結婚面試,兩年內來回台越四次,花光積蓄,還是「不通過」;柬埔寨籍阿玲和台灣丈夫結婚,但柬國對台有禁婚令,我外館卻硬要阿玲提供柬國結婚證明,讓她不知如何是好。

長期關注外配議題的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夏曉鵑建議,外交部應將境外面談執行辦法明文規範,並擬定公開、透明的事後行政救濟程序,更要定期檢視駐外單位執行是否有偏差。但外交部表示,這是國家主權行為,要捍衛我國境安全。

原越南籍的阿金嫁給台灣丈夫六年後入籍台灣,離婚後認識來台工作的越南人阮先生,兩人決定結婚,按台灣規定要回越南辦結婚登記,再赴我駐越南外館申請面談,怎知我官員要求夫妻分開面談,還詢問許多瑣碎問題,如聯絡次數、最後一次通話時間等。阿金說,她和丈夫僅因結婚花費、聘禮項目和總價說法上有些出入,就被認定假結婚。

兩年來阿金花光積蓄,無法穩定工作,且第四次結婚面談後,外館發函指「雙方對於結婚重要事實陳述不一,或做虛偽不實陳述」,因此「不予受理」,意指若無其他新事證,例如生小孩後要到台灣,永遠無法再申請面談。南洋姊妹會副理事長洪滿枝抱不平說,如果是假結婚,誰會願意花那麼多錢、那麼多時間來跑流程?

無獨有偶,柬埔寨籍阿玲與台籍男子阿賴要結婚,但柬埔寨政府不滿台灣利用婚姻做幌子,讓很多柬國女子遠嫁台灣,卻被迫賣淫,因此二○○八年頒布台柬禁婚令,不會核發台柬配偶結婚證書。阿玲說,外交部明知此情況,仍要求她繳交柬埔寨政府發的結婚證書,所以她現在是逾期居留。外交官員則說,明知柬國有禁婚令,還要結婚,就要有心理準備回不了台灣。

夏曉鵑曾到我外館觀察面試過程,她說透過「境外結婚面談」審核跨國婚姻,外交部雖可把關,但當台灣駐外單位不需述明證據便可懷疑婚姻真實性,而拒發簽證,面對當事人提出質疑、想調閱面談影音紀錄時,外交部可以「行使國家主權」規避,甚至以保護面試官隱私為由拒絕,這是一個民主自由國家該有的作為嗎?

現代婦女基金會執行長姚淑文說,政府基於主權把關可理解,但要注意人權,不能認為歐美國家配偶就OK,東南亞就有問題,以有色眼光面試。姚說,面試該著重蒐證,例如外配有無多次婚姻紀錄或多次進出台灣,且外配問題不只是外館管制,取得居留後,政府應追蹤,了解後續情況才對,不能只靠外館。

 

喜馬拉雅婚姻介紹集團

外籍新娘婚姻介紹,政府立案外籍新娘協會契約保證

 

娶越南新娘相親結婚只要25萬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